专家称农药残留防不胜防 部分菜农用药超百倍

杭州在线 2017-05-09 20:03

“1059号”委员因为农药火了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林业科学院首席专家杨忠歧的专业是森林病虫害防治,不过在政协会议上,他一不小心被同组的很多委员视为养生专家。

第一次参加两会,他的开场白就使人印象深刻。他指着自己的胸牌说,很凑巧,我的政协委员号是1059,我是搞病虫害防治的,搞我们这行的都知道,1059是一种剧毒农药。“我,1059,剧毒农药。”

大家哈哈大笑。可杨忠岐接下来的话题让他们的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他说,生态文明建设是大会的一个热点,我们要建设“美丽中国”,非常关注生态环境,我觉得还要关注农产品[5.88 -0.34% 资金 研报]安全。什么农作物上有什么农药,我都很清楚。韭菜根上生一种韭蛆,有的菜农用化学农药杀虫,为了见效快,毒量使用超出100多倍,农药都被吸收到细胞里去了。

后来,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,枸杞、韭菜不是都有农药残留,但是,的确有“相当一部分”如此。而且对于普通人来说防不胜防。国内市场上鱼目混珠,打着“无公害”旗号的也并不完全可信。

在小组会上,他对大家说,如今好多老百姓买菜时,为了判断哪种菜没有农药,都要犹豫半天。农药超标确实引起了大家“非常严重的关注”。

“哪些菜基本上不生虫我就选择哪些。所以我身体很健康,有人问我怎么总是看起来红光满面。”他半开玩笑地说。

这让很多政协委员很是羡慕。

他对记者说,有人以为叶子上有虫眼的果蔬是安全的,实际上有可能被虫子咬过后,又被打了农药。因此,他甚至根据韭菜叶上虫眼边缘痕迹的新旧,以及气味,来判断是否可靠。为了避免吃到农药,他很少吃容易生虫的绿叶菜。常吃莲花白、西葫芦、茄子、丝瓜、冬瓜等不易生虫的蔬菜。吃苹果、梨、桃等水果时,他也不听营养学家“果皮营养多”的劝告,坚持削皮。

但是他也承认,很多食物他是无法避免的。他得吃面条、大米,而小麦和水稻的蚜虫得靠农药杀掉,榨油的油菜籽也是打过药的。即使他是科学家,也无法逃避。

他说,不能责怪农民使用农药,而要反思,我们没有给农民提供不打药就能获得好收成的技术。他建议国家加大生物防治科学研究,利用自然界的天敌消灭害虫,就像广为人知的“瓢虫吃蚜虫”。

这是国际上的热点领域,也是他和同事们一直在做的事情。不过他说,现在生物防治研究的队伍“很零散”。

今天,他对列席会议的科技部副部长曹健林建议,请科技部召开专家论证会,从科技角度解决老百姓的饮食问题,给农民提供不打药就能解决问题的办法。他说,我们国家的科技投入如今很多了,但我们不光要登月,还要留一部分解决这些。科技部要推动支持生物防治研究,特别是瞄准粮食果蔬生产上的那些重大的虫害。

加强监管和监测也在他的建议中。他说,要支持检测农药设备的研制,加强农药厂的监管。

去年,杨忠岐在一个地方发现,一片50亩的土地,为了种紫薯,用了25吨剧毒农药“3911”搅拌土壤。这种农药国外40年前就已禁用,我国也明令禁止使用,可一些唯利是图的厂家还在偷偷生产。

“不监管确实不行。”他叹气。

曹健林副部长说,杨忠岐委员提到的问题,科技部会组织研究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农科院作物所所长万建民也建议,大力发展农业生物技术,研制抗病抗虫的品种,减少农药使用量,提高食品安全,保障国家的粮食安全。

在“1059”号委员专长的森林病虫害防治领域,也有类似问题让他揪心。杨忠岐说,我国人口众多,森林都“赶”到山上去了,发生病虫害后就很难防治。现在使用飞机撒药,绝大部分药到了空气和土壤里,剩下的极小部分才用于森林。